背景

联系站长

  • 图标

    站长:阿耀

  • 微信

    WX:2121212

  • QQ

    QQ:2121212

城市焕新,赋能未来

更新时间:2020-11-19 15:03点击:

十年城改历程,许多广州市民深有体会,漫步在街头不经意就会发现,危旧小区、废置厂房、脏乱村庄,正在一个个消失。

城市焕新,赋能未来

广州市恩宁路永庆坊(卢文 / 摄)

2020年5月,“上海最美书店”钟书阁进驻永庆坊,与老西关文化“迎面相遇”,恩宁路永庆坊历史文化街区又一次在社交平台刷屏。作为广州城市更新的知名样本,永庆坊已为旧城微改造探索出一条可持续、可复制的路子。

作为全国城市更新最活跃的城市之一,从第一个完成整村改造的城中村琶洲、到万众瞩目的猎德村、徘徊十年的冼村,再到目前297个已经获批在建的城市更新项目,城市更新已成为广州优化城市功能布局、活化区域经济、改善人居环境、保护历史文化街区、节约集约高效用地、提升城市品质和能级,老城焕发新活力的有力抓手。

今年8月,广州市委十一届第11次全会审议通过《广州市关于深化城市更新工作推进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和《广州市深化城市更新工作推进高质量发展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对新一轮城市更新作出重要部署,形成了“1+1+N”政策体系,提出以深化城市更新为突破口,树立“全周期管理”意识,建立城市更新“一张图”,以绣花功夫推进城市更新九项重点工作。

启动“三旧”改造十年后,从让人们记住乡愁的永庆坊,到让城市留下记忆的旧南海县,再到全民参与制定微改造方案的兰蕙园,广州城市更新进入了新一轮提速发展期。

共同缔造成常态

在越秀区中山六路,坐落着一个记载了广州千年历史的街区——旧南海县社区。走在惠吉西和惠吉东两条古街,扑面而来浓厚的岭南文化气息。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许多海外华侨归国,在惠吉西、惠吉东,修建了中西合璧的建筑群,红墙绿瓦,花窗趟栊。这是广州近代集合住宅的典型代表,堪称“最广州”的社区。

历史悠久,旧南海县社区自然也遭遇到老社区的普遍问题:老年人口占比大,小区内空间杂乱、设施陈旧;公共空间单一割裂,缺乏活动设施;树木浓密,影响住户采光;夜间灯光昏暗,居民出行不便。历史风貌湮没于杂乱街区。

2017年,六榕街旧南海县社区成为住建部老旧小区微改造试点,2018年6月启动,2019年8月改造完成。改造后的旧南海县社区,一方面修旧如旧,一方面配齐现代设施,《大公报》报社旧址、陈济棠公馆,古早的咖啡馆、照相馆、理发店,福字大红灯笼……现代与传统巧妙结合,风情万种。

由于前期恩宁路永庆坊历史街区奠定下的共同缔造基因,自此,在广州老旧小区微改造过程中,“公众参与”成为必选项。

恩宁路历史文化街区“共同缔造委员会”是广州首个历史文化街区更新的公众参与组织。旧南海县社区也成立了“微改造建设委员会”,成员通过社区张贴宣传资料、召开党员会议、群众座谈会、派发调查问卷等形式收集居民意见建议500余条,最终提炼为48条建议。设计师拿方案-居民提建议-设计师修改,几轮下来,微改造定制方案出炉。

广州市城市更新规划研究院院长骆建云告诉本刊记者,旧南海县社区微改造过程中的另一特色和创新之处是将高校师生、大师的最新城市设计的理念和时尚元素融入进来。

在泮塘五约,盐运西、三眼井等历史文化街区内,成立了充分发挥居民自治、高校、艺术家、一流设计团队共同参与“共同缔造工作坊”,共同挖掘历史文脉,激发艺术活力,共绘美好家园。改造完成后,涌现出一批老城区“网红打卡点”。

城市焕新,赋能未来

广州市越秀区旧南海县社区内的幼儿园在微改造后的街道上开展活动(陈志强/摄)

为什么要“政府主导”

十年城改历程,许多广州市民深有体会,漫步在街头不经意就会发现,危旧小区、废置厂房、脏乱村庄,正在一个个消失。

2019年广州“三旧”改造共完成695亿元的固定资产投资,约9000个新增公共服务设施及配套惠及全市42万户145万人。

官方微信公众号